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百三十一章 若无姐姐我,你们都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东方小说网 WWW.DFXSW.COM ,最快更新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一章 若无姐姐我,你们都要死在这里。!

    第233章 若无姐姐我,你们都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云涛汹万里,风雾动蛟龙!

    原本一览无余,只见一颗大日悬空的天空,一时之间云雾遮掩,龙属显现,动来云雾,三足的蛟龙盘旋在云雾里,硕大的龙首则低头看来。

    这等凶兽面相恐怖非常,那数百颗獠牙冒着森森寒气,两颗硕大龙眼中的竖瞳天生便带着一种绝顶的威压,压在下方数百个百姓身上,也让那少年气血翻涌,眼中流下血泪。

    想要屠龙的少年年岁不大,却有武道大阳的修为,以他的年龄和修为哪怕是放在太玄京也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可当蛟龙盘空,一股股旷古凶兽的气血威压卷动云雾直落下来,让这位刚刚踏入大阳境界的少年,就好似被山岳压身,根本无法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而那天上的蛟龙并不曾落下来,只是舞动云雾,招来风波,低头注视着众人!

    蛟龙鼻息如同雷霆涌动,气浪怒啸。

    站在山上的陆景眉头微挑,他神念悄然浮空,分明看到这条蛟龙龙嘴开阖,好像是在……戏谑而笑。

    陆景再度抬眼,看向河边的众人。

    少年站在原地,而那差点落入蟒蛇肚中的少女神情恍惚,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绳索早已被解开,脖颈、手腕上的勒痕还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当少女落向那泥潭中,原本认命的少女就又开始恐惧。

    恐惧于死亡。

    也恐惧于自己会死在云雾间巨兽的嘴中,被那数百硕大的獠牙轻易嚼碎。

    少年在咬牙支撑。

    而当那些百姓看到天上悬浮的蛟龙……

    有些人开始嚎啕大哭,有些人怒声大骂少年,也有些人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龙王来了!龙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双女,快跳入那河中,否则我们所有人便都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都怪这多管闲事的少年郎!如今怎生是好?触怒了龙王,我等便绝无了活路!”

    “就让他为蛇仙偿命,龙王老爷……还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色的哭嚎声,在云雾的笼罩下,又被风波吹去。

    赤裸着上身的少年还在咬牙支撑。

    他七窍中都流下血来,浑身上下的气血都已经沸腾,在蛟龙的威压下,煎熬着他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可他仍然抬头,死死注视着天上那头蛟龙。

    那蛟龙,龙首浮动,低沉而又粗壮的声音传来,就如陆景所见,蛟龙语气中都带着戏谑。

    “你且看……你让你的同类得以免死,他们却恨不得生啖了玫难肉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万物皆有强弱,皆有高低贵贱。

    你在泥潭里匍匐,却想要腾空而上屠龙,如今被你低贱的同类指责,仅仅是因为我浮于雾中。

    你可信只需我一声令下,这些卑微蝼蚁便会冲上来,撕开你的皮肉,饮了你的鲜血,以此取悦于我。”

    蛟龙声音低沉,声音炸响在少年耳畔。

    少年低着头,双手指尖都刺入掌中,他紧紧抿着嘴唇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那河边众多的灾民见这少年不言不语,喝骂声逐渐大了起来,有些人甚至捡起石块,朝那少年扔去。

    有石块飞来,那少年瞥了一眼身侧的少女,原本无法动弹分毫的身躯突然涌现出一股巨力,朝侧方横挪了一步,挡下了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这男儿,我等苦苦支撑许久,可你触怒了龙王,不曾被饿死,便要被吞吃了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怒骂声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少年奋力抬头,天上蛟龙还盘旋在云雾中。

    两道龙目中照耀下刺目光芒,晃的少年睁不开眼眸。

    又有一股沉重的威压起来,大约是想要让这妄图屠龙的少年低头。

    少年却仍然不屈地摇头,眼眸极力张开,眸光中满是倔强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注视着蛟龙,却在质问喝骂他的众人!

    “这些悬于云雾中的龙任由坐下的妖魔食人,有些村落灾民,甚至满城被吃。

    你们也知此事,就只想着以女子献祭于食人的妖魔,以此保全性命。

    我杀了妖魔,你们不去恨龙,反而都来恨我,这都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哪怕被沉重的威压压身。

    少年脸上仍然牵扯出僵硬的笑容,他眼里满是讥嘲,又对天上的蛟龙说道:“悬空的龙却只能吞一吞弱小的灾民。

    令人不耻!”

    云雾中的蛟龙龙须飘动,身上滚滚雾气笼罩,他仍然低头看着少年,磨牙的声音带着低沉的话语,轻声道:“万物皆有贵贱之分,龙食鸟、兽、卑贱的人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便是大伏的朝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天下真龙之数,皆被敕封于五方龙宫,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你不过一介凡人,也配不耻于我?”

    “龙属受天地所钟,你便是修炼上一辈子,也只能成为我牙缝中的血肉。

    等他们用石块生生砸死了你,我就将你吞入腹中。”

    蛟龙悠悠然盘旋在天空中,并不吞吃了少年。

    便如同猫戏耍捉到的老鼠,他想要看一看再过一阵,这少年是否还可以这般倔强。

    众人喝骂,少年仍然不愿屈声,只是眼里还透露这些可惜。

    他默默低声自语。

    “可惜阿丫白死,我也没有完成立于你墓前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生于泥潭中的凡人,在这般天地所钟的生灵面前,难道便只能成为卑微的草芥,任凭他们吞吃收割?”

    少年神情恍惚,意识逐渐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他在努力的思索,不明白大伏朝廷明明强者无数,为何还要任凭这些妖孽作祟。

    莫说是这少年不明白,就连走下山岳的陆景也在疑惑。

    当他少年自问,又看到少年眼中不曾散去的倔强,黑衣的陆景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想,凡人中也有不屈者,亦有斩龙者。

    有些人年少,觉得天上的蛟龙高高在上,强横无比,可若在修行上几年,总有铁臂缠蛟龙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陆景跳下山岳,就站在不远处一块山石上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他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天上的蛟龙也垂下目光,若在陆景身上。

    七窍流血的少年吃力的转过头,目光朦胧间看到不远处的陆景,眼中突然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铁臂缠蛟龙也好,卑贱如蝼蚁也罢,那人,你快些走吧!”

    陆景一笑,刚要说话,他的神念却突兀间捕捉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初入先天,也要来大放厥词?”

    蛟龙垂落龙首,鼻息如火,几乎下一刻就要吞噬陆景。

    陆景侧头,神念流动,道:“你不曾察觉到什么?”

    那条蛟龙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天空中,突然有一道青衣驾驭剑光而来,便如一条清澈的河水,平铺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粼粼波光带起一片绚烂的剑光。

    陆景饶有兴致地望着天上的剑光,璀璨剑光带来一道青衣,那青衣的长辫垂落在身后,跃然于天空中。

    三尺剑光前行,带出一条大河。而那青衣身影便如同大河滔滔,东注不还流!

    天上的蛟龙窥到剑光,蛟龙躯体腾飞,直冲天地,一只龙足前探,坚硬而又尖锐的龙爪一阵黑色气血闪过,硬生生与那大河剑光碰撞。

    龙爪上闪出一阵火花。

    而那粗大的蛟龙躯体翻滚着,携来云雾,龙鳞寒光闪烁,横冲直撞而来。

    当龙嘴张开,寒光森森的龙牙仿佛带着能够咬碎山岳的巨力,朝着天上的青衣咬去!

    那青衣却丝毫不惧,甚至调皮笑道:“真龙在贵重,与你一条蛟龙何干?

    大伏朝廷册封天下龙属,可不曾册封你这么一条脱身于泥水中的蛟龙!”

    青衣持剑,身躯乘着大河前去,一道剑光聚而不散,驾驭着大河,须臾间便远去百丈之地!

    剑光腾飞,来往几经过!

    那长剑舞动在天空中,精妙的剑意配上少女跃然舞动的身影,阵阵剑光便如同东风吹大河,也如河水倒流。

    不过十余息时间。

    青衣浮动于周遭的剑气突兀之间聚拢而起。

    那蛟龙正摆出龙尾,却见千道剑气残光瞬息间聚拢起来!

    云水风色度,千里流大河!

    青衣少女流于大河剑光中,身形闪烁之际,一剑斩在一根龙角上。

    蛟龙吃痛,龙啸声带起滔天云雾,又携云雾而去。

    少女驾驭剑光追去二三里。

    那蛟龙却落入一处河道泥潭中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陆景远远望着蛟龙离去。

    腰间的呼风刀、唤雨剑还在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陆景右手拂过一刀一剑,对那刀剑轻声低语:“不急,这条蛟龙并非龙王,也无力驾驭妖魔食人……

    让他逃了去,我们便可寻着这蛟龙的踪迹,去找一找那条……所谓贵不可言的龙王。”

    陆景安抚着呼风刀、唤雨剑。

    而他脑海中,趋吉避凶命格却已闪烁出辉光。

    【震,上六:震索索,视矍矍,征凶。震不于其躬,于其邻,无咎。】

    【大吉之象:斩去此间蛟龙,遁入漫漫烈日黄土,无灾无祸。

    利……】

    【吉象:既映照斩龙台,成天下龙属之敌,大人应当持剑而行,寻到罪孽之事的始作俑者斩之,令天下龙属惧之。

    利:龙属惧,百姓感念恩德,大人成心中之快,获六百命格元气,获一件奇物。

    弊:此时河中道中,龙属聚集,龙子龙孙中亦有强者在此,此行恐引来祸患。】

    趋吉避凶命格早已闪烁光辉。

    陆景却并没有考虑太多。

    方才那少年站在蛟龙威压之下,仍然抬头注视着蛟龙,眼里都是不屈与倔强,还有许多怒意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生怒,是因为妖魔食人,也是因为蛟龙悬于云雾之中,高高在上的俯视。

    一条蛟龙,也敢言贵于人?

    陆景曾经写下人贵论,直言天下万物,莫贵于人。

    他也曾经斩下俯视凡人的玄微太子龙足,让他能够落于大地,平视人间!

    所以当他看到蛟龙威压下,也可直视蛟龙双目的少年,才会激励着少年,只需继续修行终有铁臂锁蛟龙的一日。

    “老师让我看一看太玄京以外的世界,也许就是让我看这些虫子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以大伏朝廷之强,若行震慑之举,这些妖魔与蛟龙绝不至于如此张狂。”

    陆景眼眸沉静,一道烙印了广寒印的神念,早已随着那条蛟龙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灾祸已至,你们便是在讨好那些妖魔,那条龙王,哪怕他们饶过你们,不曾教你们吃了,你们也会饿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往南而去,一路前去京畿道,前去太玄京才有活路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远远望着青衣驾驭剑光离去的方向,看都不看那些沉默的灾民一眼。

    天上没有蛟龙盘旋,那些灾民也不再喝骂,只是眼里满是疲惫,毫无半分生机。

    可悲、可怜。

    当灾祸降临,这些寻常百姓就只能将自身的期望寄托于虚无。

    他们不愿意离开生养他们的土地,又唯恐妖魔之人,心中对于他们屡次祭祀的龙王还带着些期望,于是也就有了献祭之举……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天下便是这般的天下,河中道越发混乱,那些龙属俯视人间,前来河中道的强者中又有多少人是为了河中道的灾祸而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为寻天脉而来,也是为见人间而来。

    人间,无非就是生民活命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一介修士,既然不足以做四先生、观棋先生那等倾倒鹦鹉洲的大事,就只能做一点小事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让龙不敢食人。”

    陆景远望着那些默默离开,蹒跚而行的灾民,心中这般想着。

    而那少年则将七窍中留下的血涂满整个面部,原本黝黑的面容上带出血色,看起来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他还在回味悬空蛟龙的强横,那种威压几乎直入他的意志深处。

    “铁臂锁蛟龙不知需要何等的修为,斩去那条龙王,又需要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少年抬头看向陆景。

    陆景正要回答。

    那青衣剑光去而归返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青色剑光流出璀璨,飞入青衣女子身后的剑鞘之中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面容白皙,眼神慵懒,两只耳朵有些许尖锐,并不算天姿绝色,却有一种独特、慵懒的气质令人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赤着上身的少年看到这青衣女子,uu看书  又看了看陆景,眼里闪过一丝感激。

    那青衣女子却抬眼看了看少年,摇了摇头笑道:“你这少年不知是哪里的乡巴佬,武道大阳也想要屠龙?

    便是寻常的蛟龙,也可以将你一口吞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话语并不友善,可她嘴角露出些许笑容,眼神慵懒且温和,并无半分的讥嘲之意,让人生不出厌恶。

    旋即她又看了一眼陆景:“你倒是强些,已经修出先天气血。

    武道先天冲动些倒也无妨,可你想要铁臂锁蛟龙,也要以修为壮胆魄。

    你这修为已算强横,可方才那条蛟龙先天气血融于血肉,多达七道之多。

    他若非想要戏耍你们,早就将你们一口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无姐姐我啊,你们都要死在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