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价值所在

作品:《至高奇迹

    记住不迷路:巅峰小说网 地址:dfxsw.com 精彩不容错过!

    至高奇迹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石台的冰凉透过星轨的掌心,让他的困意消去几分。

    这石台本是凹凸不平,但经过他刚刚的修整,已然形成外凸内凹之势,宛如环形山口一般。

    毕竟石台里的回路大部分都集中在中间,错综复杂的扭成一团,要破解它们势必要削减石台,而星轨特地弄成这样,是为了做个遮掩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中,一本魔导书浮现在那凹洞之中,书面朴实简洁,赫然是‘忘却之书’。

    这本由‘遗忘之王’传于他的魔导书虽然临阵作战并没有什么作用,但用在破译解析上,却无异于是绝世奇珍,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星轨钻研了它近十年,也不敢说自己挖掘了这本书的价值有十分之一二,每每想起这一点,星轨心中都会暗暗惊叹。

    十年前他那位惊才绝艳的老师授予他这本书的时候,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而已。那个时候,他那位老师对魔导术本质的理解就已经到了让人望尘莫及的境界。

    现在的‘遗忘之王’,又会是何等存在呢?

    星轨望着忘却之书,总不免会想起这些问题,心中颇有与两位老师重逢的念头,只可惜命运无常,他似乎总是与之擦肩而过,难以一见。

    星轨轻轻一叹,将心神收拢回忘却之书上,轻轻翻开书页,手掌按于其中。

    微光朦胧中,忘却之书周围的土元素犹如水波荡开,而后整本魔导书沉入其中,隐没不见。

    星轨眸中光芒一闪,如星光闪烁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幸而此时周遭众人皆已入睡,否则一定会引来不少惊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星轨缓缓闭上双眼,心神与忘却之书相连,与之一同进入那繁复庞杂的魔导回路系统中。

    星轨操纵着它,小心翼翼的从回路的缝隙中穿过,避免破坏回路的结构,一路向下沉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忘却之书已经下沉了近百米,但似乎仍远远未到尽头,而庞杂的回路越来越密集,已经再难有缝隙让它穿行。

    星轨虽然早有预料,但越是深入越是心惊,他刚刚用刻录笔做的大局探测非常粗略,如今用忘却之书再做细探,穷举千年还是相当保守的估计。

    以这里的人力实力,时间恐怕还得翻上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……根本不可能的任务吗……”星轨心中暗自想着。

    两千多年,那几乎等同于人类的文明史,这是何等可怕的回路锁。

    沉下数百米后,忘却之书终于再难寸进,停在了庞杂回路之中,此时的忘却之书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纹路,就像被随意打结的绳索一般,足以让绝大多数回路刻录师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星轨眉头紧皱,仍然找不到突破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被抓来这里?他的利用价值在哪里?星轨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此时,天央城,月明星稀,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湖畔的城堡中,一道身影慢悠悠的修剪着花草,一点点的打开魔法护罩,精心的为每一盆草木调整最合适的护罩角度和强度,以迎接即将到来的风雨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最顶尖的花匠才会做的事情,谁又能想到堂堂泰德维尔帝国的九皇子,是如此的醉心草木呢?

    “暴风雨要来了,你还在写吗?星迹。”九皇子扭头望向花海中那一方石台,那戴着金色面具的少年仍自沉浸在自己的笔触中。

    “这个称呼……”少年放下笔,朝九皇子一笑,“越听越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淡笑道:“你倒是惬意的很,只是不知道那个少年如今在深渊中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聪明的家伙,对自己的处境很清楚,也利用的淋漓尽致。”星迹悠悠道:“比当年可要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是指在第一研究所的时候?”九皇子问。

    星轨轻轻点头,“可惜这一次他没有机会逃脱了,他所有的价值,都将在天渊中被榨干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他唇角微扬,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九皇子星眉轻挑,“然后你就可以取代他,利用他的身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有没有这个必要了。”星迹轻敲笔尖,“不过能成为万道之手和遗忘之王的弟子,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情。若能利用这两人,假以时日或许可以无所畏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却极有可能是你的敌人。”九皇子道:“你就这么有自信,他无法从深渊中离开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星迹幽幽道:“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身上流淌着的黑龙血,不仅没有让他一飞冲天,反而让他永坠深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在那天渊之下的,可是那黑龙血原本的主人呢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回路中,星轨的心神在游荡,就像在密林中寻找出路的人,挣扎徘徊,始终不得门道。

    2000年……3000年……4000年……

    越是深入了解,他越是胆战心惊,这个回路的可怕远超他的想象,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了。

    这种规模的回路,哪怕是毫无规则的刻录,也需要花费极其漫长的时间,这和破解时间几乎是一一对应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能集结如此庞大的人力,又到底耗费了多长时间才刻录出这样的规模?

    星轨心头的不安渐深,就在此时,他的心脏猛然一跳,仿佛擂鼓一般,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星轨猛地睁开眼,瞳孔几乎竖起,体内血液沸腾,一股炽热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瞬,他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,那双眼如天地日月,浩荡无边,深邃无垠。

    这一刹,他动弹不得,只觉浑身僵硬,连肌体的力量也提不起半分。

    隐隐的,他仿佛听到身后仿佛有粗重的喘息声,就像有一头无比巨大的野兽正对着他张开獠牙,随时可以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这绝对是幻觉,否则周遭的人不会仍然睡的如此安稳。

    他勉力深呼吸,让自己冷静下来,心神凝聚,“阁下,就是这天渊中被镇压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星轨做出了自己认为最合理的推论,除了那个存在,这天渊之中还有谁有如此可怕的气场?

    *

    记住不迷路:爱看书 地址:22ks.com 精彩不容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