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以后都不许提

作品:《独家蜜爱:大亨的亿万娇妻

    记住不迷路:巅峰小说网 地址:dfxsw.com 精彩不容错过!

    珍珍很困了,坐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夜里雾气重,迟睿怕她冷,停车拿了大衣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她小区门口,迟睿舍不得叫醒她,就一直一直坐在原位,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好像瘦了些。

    伸手撩开她额前碎发,看她眼皮闭得紧紧的,睡得很沉,在男人车上过夜,她竟然毫无防备!迟睿看着看着也就笑了。

    迟睿趴在方向盘上,就这么目不转睛瞧着珍珍,没多久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珍珍一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一睁眼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整了姿势靠坐在车座上熟睡的男人,就像他盯着她瞧那样,珍珍趁他睡着了,也专注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很帅,身材很好,隔着一件薄薄的衬衫,仿佛能看见他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前几年珍珍在他那里很受宠,他也丝毫不顾及在珍珍面前光着上身,那时候珍珍还以为他把自己当小孩子不在意她多看几眼,其实他哪里是把她当孩子,只不过觉得给她看了就看了吧,反正以后也要看的。

    珍珍犹豫着,小心翼翼的,将小手伸到他胸前,跃跃欲试,试图去碰一碰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一想到昨晚阿玲说的那些话,想到阿玲说大少爷可能结婚后就没有再碰过那个女人,珍珍一时有些心潮澎湃,就真的把掌心按在了迟睿的胸口。

    硬硬的,很坚固的触感。

    他当兵多年,训练了那么多年,身体自然是健康结实的。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他的心跳,就在自己的掌心里,那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离他很近很近,那种感觉让她热了眼眶。

    珍珍多想抱一抱他,可她不敢。

    她收回了自己的手,最后看了他一眼,转身下车。

    在珍珍下车后,迟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当刺目的阳光落在他脸上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,所以珍珍看了他多久,他就装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珍珍的小手抚摸他的胸膛,他也都是知道的,甚至他能想象,珍珍在摸着他胸膛的时候,那对儿眼睛一定是红红的。

    迟睿甩了甩头,抑制住内心涌动,调转了车头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三早上,迟莞一觉醒来坐在床上发呆。

    两只眼睛失焦的盯着床对面的电视机,好半天都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顾历南洗漱完从盥洗室出来,看她坐着没动,就喊她,“愣着干嘛,还不起来啊?”

    迟莞抱着膝盖,脸埋进去,“觉得特别累,全身都没有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男人皱眉坐在她旁边,一只手搭在她肩上,“不舒服就去看医生,或者我叫医生到家里来。”

    迟莞摇头,“没那么严重,好像也没有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说着掀开被子起来,示意顾历南给她拿衣服。

    “早餐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顾历南把衣服递给她,一边问。

    她又摇头,眼神有些呆滞地瞧着他,“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顾历南下意识去摸她的额头,摸完觉得体温正常,“怎么连东西都不想吃了,是不是肠胃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迟莞穿好上衣,然后穿裤子,回答他,“不知道。我没病。”

    她说她没生病,但脸色看起来也确实不太好,顾历南不放心,说什么也要带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到医院挂了急诊,医生看完觉得迟莞没什么大碍,又问了她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“觉得胸闷,不想吃东西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也就这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方面,比如说生理方面有没有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医生问完之后,把挂号单递给迟莞,“这个号我给你消了,你现在去挂个妇产科。”

    迟莞睁大眼睛“妇产科?”

    “是,可能是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迟莞握着单子从里面出来,顾历南瞧见了,从椅子上起身,“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迟莞沉了沉气,大约过去了十秒钟,她对顾历南说,“我好像是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她瞅着顾历南的表情,他好半天没反应过来,迟莞又重新说了一遍,“医生说我可能怀孕了,让我去挂妇产科。”

    顾历南握住她的手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在自助机器上重新挂了号,迟莞挂的是她高中同学刘颖的号。

    检查的人太多了,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轮到迟莞。

    刘颖见了迟莞有些惊讶,等她见到迟莞身后跟着进来的男人更惊讶!

    “你你男朋友?”刘颖极小声地问迟莞,心里又觉得这帅哥这张脸好熟悉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迟莞有点不好意思,解释道,“我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顾历南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迟莞的同学,顾历南不吝啬跟对方自我介绍,介绍完就自觉地坐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刘颖的脑子像是被“顾历南”三个字磕杀了,硬是愣了半分钟才回神。

    她把声音压得更低,咬牙切齿的,“你结婚了?还嫁的豪门?”

    迟莞扶额,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之前你来找我要避孕药……嗯?”

    “别提这个事了!”

    迟莞回头看一眼顾历南,他也在看她,并且挑着眉,很显然是听清楚刘颖的话了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看着刘颖,“这事儿以后都不许提!”

    刘颖意会到了什么,坏笑着抬手比了个ok。

    刘颖问了迟莞一些最近这段时间的身体情况,之后给她开了单子让她去做检查,“你这会儿过去抽血,估计也得下午才能拿到结果了,要是没事儿的话,中午一起吃饭?”

    迟莞看顾历南,顾历南摸她脑袋,“跟同学吃饭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她这才笑着说,“我高兴啊,我是怕你没空。”

    顾历南负手站在她面前,唇边挂着淡淡笑意,“再忙也得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中午,夫妻二人和刘颖去了医院外面的餐厅吃了个饭,饭后刘颖回门诊去了,顾历南就牵着迟莞在医院附近散步,等结果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以为我会很紧张。”迟莞双手拉着顾历南一只手,鸵鸟似的走得很慢。

    “那你紧张吗?”男人转头看她,眼底满是温柔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不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看开了,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,有是好事,没有,我也可以跟你两个人白头偕老。”

    迟莞笑呵呵地靠在他身上,刺眼的阳光下,她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对顾历南说,“虽然我看见璐璐姐家里两个小孩很喜欢,觉得她和时大哥的婚姻很圆满,但是细细想来,我们也很圆满啊,我们彼此交付,信任,守候,都把对方当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人,没有小孩,我们会更加珍惜彼此。”

    男人听着她发自肺腑一番话,心头动容,想说点什么,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,便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化验结果出来了,迟莞已经怀孕八个星期。

    这样算来,是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小孩。

    从刘颖办公室到停车场的一路上,两人手握手,谁也没有先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直到上了车,也是一直沉默。

    怀孕的单子就在迟莞的包里,说心里不激动是假的,可是他们曾经失去过一次,现在再来面对这些,大抵是有些手足无措的。

    安静的车厢里,是顾历南先转头看着迟莞的,他伸手去拉她的手,微略沙哑的嗓音说着,“我们,好像要当爸妈了?”

    迟莞回看他,勾了勾唇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梢渐渐挑起,看她一阵又重复,“要当爸妈了,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迟莞眼睛红红的,点头,“你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掐着她的下巴就吻过来,异常热烈,热情,情绪几近失控。

    末了,他捧着迟莞的脸气喘吁吁地说道,“走,回家。”

    迟莞笑着提醒“早上的会你还没开呢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启动了车子,“去他的开会!不开了!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回到家,顾历南让迟莞坐在沙发上,他则端茶递水跑上跑下伺候着,颠覆了饭来张口的少爷形象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电话通知爸妈?”他蹲在迟莞跟前,双手握着她的手,眼眶红着,声音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“你先平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迟莞摸着他的脸,又感动又觉得想笑,他现在这样子太狗腿了,哪儿还有以前大男子主义的样子,她好不习惯。

    他摇头,亲迟莞的手,“不,我想先告诉爸妈,他们肯定很激动。”

    迟莞睨他“是你很激动吧?”

    他把她的手心贴在自己脸上,“是,是我激动,我想立时三刻就昭告天下。”

    迟莞弯腰,食指点在他额头上,“那你打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,顾历南花了一分钟时间给顾亚琛夫妇打电话,一分钟之后他坐在沙发上,将迟莞整个人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程瑜不止一次打电话来,他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迟莞提醒他,公司有要紧事,他不屑一顾,眼里只有她“去他的要紧事!老婆孩子最要紧!”

    “要喝水吗?”他问迟莞。

    “刚喝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四点!”

    迟莞扭头和他脸对脸的,盯着他那张藏不住笑的脸,“顾历南,我怕你今晚失眠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紧扣在她后腰,凑上来亲她的小嘴,“在你心里,我承受能力就这么差?”

    她点头,“其他事可能不会,但这件事,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又重重亲了她一下,然后说,“我高兴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迟莞回抱了他,下巴搁在他胸膛上,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顾亚琛和简文筠就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迟莞怀孕这是顾家的大事,不可掉以轻心,为了照顾好她,简文筠打算让春兰姨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衍之从小就是春兰带大的,外头的人我也不放心,阿莞啊,就让你春兰姨留这边照顾你起居饮食好不好?”

    和迟莞商量的时候,简文筠也没有强硬的语气,纯粹是征求迟莞的意见,如果迟莞不同意,她也不会强求。

    迟莞回头跟顾历南对视一眼,顾历南点头,她才转过头来对婆婆说,“妈妈,春兰姨住这边我肯定愿意,但是您和爸爸年纪大了,身边也得有人。”

    简文筠皱了皱眉,看丈夫,“我们也可以再找个保姆,实在不行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迟莞握住她的手,笑着,“不用,没那么麻烦。妈妈您不就担心别人照顾不好我和孩子吗,如果这样,我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阿莞你说,别跟妈妈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过世之后,梅姑奶奶不是一直留在老宅看宅子吗,我想着,如果可以,让她到我们家里来好不好?我还挺喜欢梅姑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春兰听着直点头,“也是啊,之前怎么没想到?梅姑在顾家也几十年了,是自己人,而且很有经验,如果能把她叫过来照顾阿莞的话,真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简文筠皱着眉,颇有些为难,“这不好吧,梅姑是老宅的管家,她走了,宅子谁看……”

    顾亚琛推了推眼镜,发话,“老宅不是还有其他佣人在吗,而且要找一个职业管家也很容易,这方面没什么可担忧的,既然阿莞喜欢梅姑,就让人把她接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沉思一阵,看向儿子,“梅姑也都七十岁了,管管家里,合理膳食倒是没问题,可孩子出生之后,得要有专人带着,这样,把陶小米也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历南听完点头,认为可行,这才笑着问迟莞,“这样安排可满意?”

    迟莞其实很不好意思,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以她为中心。

    但是顾家这样的家庭,实在是很重视家中子嗣,这么想着,迟莞心理负担也就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晚上,春兰姨给小两口做了顿好的。

    迟莞胃口不算好,也不会很差,吃了一碗饭,还喝了一碗汤。那条清蒸鲈鱼她被逼着吃了一半。

    原本简文筠想着这都怀孕了,是不是就辞职别工作了,又想起两年前刚结婚时她对迟莞言语方面不是很客气,还因为当时她瞧不上迟莞这份工作而有过婆媳矛盾,所以话在喉间忍了又忍,还是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离开时,简文筠跟迟莞叮嘱了一些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。迟莞听得认认真真的,态度极好,虽然婆婆有点啰嗦,一个事情基本上翻来覆去要说三遍以上。

    送走了长辈,顾历南揽着迟莞的肩上楼去。

    顾历南说,“明天梅姑就来了,你可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迟莞停下脚步,“连梅姑的醋你都吃。”

    他拉起她的手,轻轻地含住她一根手指,“谁的醋我都吃。”

    回到卧室,迟莞一坐下就开始感慨,“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啊。”

    男人跟过去,蹲在她面前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迟莞眯着眼看对面窗外的漆黑夜空,无奈地摇摇头,“谁能想象得到,平时那么骄傲,那么清高,那么冷若冰霜的顾董事长,今时今日彻底摆脱了他高冷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他笑起来,眼底波光璀璨,如同黑夜里漫天星辰。

    他拉起她的手,牢牢地握住。

    就这么蹲在那里看着她,也不知看了多久,他对她说,“没有你,我又能给谁温暖呢。”

    至于那些冷漠,孤傲,永远不会存在于你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。

    记住不迷路:爱看书 地址:22ks.com 精彩不容错过!